华夏资讯网

“姐姐们”更多的情感困境,在奉献和牺牲之外

华夏资讯网 http://www.hauxiazixun.cn 2021-04-06 17:29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华夏资讯网
>关于“家庭内部资源向男性倾斜“女性遭遇结构性不公和忽视的个案故事在社交网络上屡屡掀起争议声浪,在这样的语境里,《我的姐姐》注定会成为投入电影市场的深水炸弹,三天假期票房突破四亿元,这不意外一
>

关于“家庭内部资源向男性倾斜“女性遭遇结构性不公和忽视的个案故事在社交网络上屡屡掀起争议声浪,在这样的语境里,《我的姐姐》注定会成为投入电影市场的深水炸弹,三天假期票房突破四亿元,这不意外一切成功的电影总是击中了观众群体的痛点或爽点。但是,随着女性群体的抗争和自省成为一种共识,像《我的姐姐》这样的题材,除了激发观众的情绪能量,它有没有可能在情感和伦理的层面展开更丰沛的讨论?

就如《我的姐姐》里的这位姐姐,她痛苦的是重男轻女的父亲长久的冷漠?是家族长辈强加给她的“必须奉献的育弟职责?还是她有能力有魄力对抗“被迫牺牲的规训,却无法摆脱对幼弟的恻隐之心?在个人感到力不从心时,求助于外界并部分地割舍亲情,这构成道德亏欠吗?这些似乎彼此矛盾的情感盘根错节地纠缠在一起。女性要做自己命运的决策者,她首先是自我实现的独立个体,而不是任何人的女儿、母亲或姐姐这是一个绝对正确的前提。然而与之伴生的情感却很难非黑即白、二元对立,牺牲或不牺牲,自利或不自利,过程都是痛苦的,世间不存双全法,难以找到最优解的伦理困境,这是具体到个案中的人间真实。

从影片的内容看,《我的姐姐》这个片名是暧昧的,因为它围绕着女孩安然的困境,却显然不以弟弟安子恒的视角讲述。“我的姐姐更像是一个广义的定语,影片里除了安然,还有两个姐姐:她的母亲和她的姑妈。

影片一开场,安然的母亲和父亲同时死于车祸,她在整个故事里没有机会正面出场。但是,观众看到了安然的舅舅,连六岁孩子都瞧不上的“不靠谱舅舅。他沉溺于赌桌,半生浪荡,不到20岁做爹,终因不思进取,婚姻只维持五年,妻女和他决裂,女儿成年后以他为耻。年近半百的舅舅,号称要把“弟弟当儿子养,转身就带着六岁的孩子混迹赌场。他不坏,甚至他某些时候代替了安然冷漠且缺席的父亲,给了她父爱的错觉。但他毫无疑问是烂泥扶不上墙的混子。不难想象,一个条件因陋就简的普通家庭怎样“供养出这样一个不肖子,而安然的母亲,无论婚前或婚后,含辛茹苦地担着“照顾弟弟的责任。

安然母亲的“生前事是一个留给想象的黑洞,安然的姑妈是真正触目惊心的那个“姐姐,她怀着不甘度过了为弟弟任劳任怨的大半生家里只能供一个学生,于是弟弟读中专,姐姐辍学;姐姐才到莫斯科打拼,弟弟结婚生女,家里让她回去带孩子;弟弟不喜欢的女儿,姐姐带大;弟弟意外死亡,葬礼现场忙前忙后的是姐姐;弟弟留下的儿子,家里一地鸡毛,姐姐来收拾……这是我们在社交网络故事里见过的一辈又一辈的“姐姐,她们善良,盲目,有时候为着糊涂的“爱做着伤己伤人的事而不自知。她们在持续“被迫奉献的规训下,“自我牺牲成了身体的应激反应,甚至以为“母职是理所应当的。在葬礼过后,姑妈反复对安然说着“长姐如母“你眼下唯一要紧的事是把弟弟带好。

安然虽然悲惨地遭受父亲多年冷暴力,但她毕竟在“独生女的既成事实中长大,带着这一代人的锋芒,她对家族内部的男权话术是警惕的,并且从一开始就剧烈地反抗。在性别议题的层面,姑妈才是被忽视、被压制、被伤害的“姐姐。《我的姐姐》的情感能量,很大一部分集中于姑妈,女性编剧和导演的创作方向,绕开了诉苦的陷阱,姑妈既是迷信于“女性奉献的受害者,但看似麻木的她最终也是那个顽固系统里松动的螺丝钉,是她在一番将心比心的交流之后,给了安然决定性的勇气和决断力。姑妈流泪说出“套娃又不是一定要套在一起,这句台词在那个情境里是高度象征性的,也是影片的高光时刻,这是一个女性通过自身原发的力量获得精神自由的时刻。按照流行的观点,姑妈这样的人物是需要被唤醒、被启蒙的,而《我的姐姐》却谨慎地回避了所谓的智识优越,呈现了某种真实且有力量的“朴素的苏醒,曾经受难的女性自发突破蒙蔽内心的乌云,并且,这份自主、自由的意识转向对同性的友爱和良性助力。

“为了弟弟的姐姐们,她们的故事需要被讲述,但安然和母亲、和姑妈是不同的,她的痛苦和困境不是因为“奉献,而是,即便做一个义无反顾的新时代女性,也不意味着她可以豁免于伦理选择中的情感痛苦。如果上几辈女性的牺牲和受难是痛苦的,那么,被陋习定义的“自私的女性,并不能无所负担地做无情真豪杰。

严格说,《我的姐姐》不是一部特别成熟的作品,剧作中作者刻意为之的痕迹是不少的,尤其是,编剧几乎是给女主角安排了一个“不幸中万幸的情境。弟弟让她措手不及,虽然一大家子亲戚觉得“该她养弟弟,但是能对她制造事实压力的,一个都没有;养还是不养,从头到尾决定权一直在她;对比弱得毫无生存能力的弟弟,她反而是拥有部分经济自由的一方;在安排弟弟的领养事宜和卖学区房的过程中,她没有正面遭遇家族男性成员实质性的阻挠。在这样一个没有正面遭遇性别挤压的环境里,安然的意志始终强悍且坚定,她激烈地反抗着世俗强加给她的道义负担;她的痛苦,当然有流言蜚语和“他人的目光制造的感情困扰和负累,但根源是她内心自发的姑且不谈和幼弟生疏的亲情,只以她的能力,确实不足以支撑姐弟两人正常的生活,无论求助于机构还是进入领养流程,她的选择合法合理,她个人却难以停止对一个六岁孩子的恻隐之心;隔着和父母的恩怨,弟弟很大程度是无辜的,安然和弟弟之间,温情是有的,真情也是有的,但这点情分面对养育一个孩子的巨大负担,太无力了。

类似的困境,在多兰的电影《我的妈妈》里也曾出现过,一个母亲在痛苦的生活和抉择后,把严重双向情感障碍的儿子送进了特殊少年机构,“我爱你,但在现实的困境中,我的爱力不从心。是不是母亲、姐姐和女儿,更容易被亲情和爱所绑架?也许是的,但是在女性争取“我是我自己的的奋斗中,性别之外或与性别并生的伦理困境,并不是能轻易丢弃的包袱,很多时候,所谓的开放结局,也只是带着残缺和痛苦往前走。

关于“家庭内部资源向男性倾斜“女性遭遇结构性不公和忽视的个案故事在社交网络上屡屡掀起争议声浪,在这样的语境里,《我的姐姐》注定会成为投入电影市场的深水炸弹,三天假期票房突破四亿元,这不意外一切成功的电影总是击中了观众群体的痛点或爽点。但是,随着女性群体的抗争和自省成为一种共识,像《我的姐姐》这样的题材,除了激发观众的情绪能量,它有没有可能在情感和伦理的层面展开更丰沛的讨论?

就如《我的姐姐》里的这位姐姐,她痛苦的是重男轻女的父亲长久的冷漠?是家族长辈强加给她的“必须奉献的育弟职责?还是她有能力有魄力对抗“被迫牺牲的规训,却无法摆脱对幼弟的恻隐之心?在个人感到力不从心时,求助于外界并部分地割舍亲情,这构成道德亏欠吗?这些似乎彼此矛盾的情感盘根错节地纠缠在一起。女性要做自己命运的决策者,她首先是自我实现的独立个体,而不是任何人的女儿、母亲或姐姐这是一个绝对正确的前提。然而与之伴生的情感却很难非黑即白、二元对立,牺牲或不牺牲,自利或不自利,过程都是痛苦的,世间不存双全法,难以找到最优解的伦理困境,这是具体到个案中的人间真实。

从影片的内容看,《我的姐姐》这个片名是暧昧的,因为它围绕着女孩安然的困境,却显然不以弟弟安子恒的视角讲述。“我的姐姐更像是一个广义的定语,影片里除了安然,还有两个姐姐:她的母亲和她的姑妈。

影片一开场,安然的母亲和父亲同时死于车祸,她在整个故事里没有机会正面出场。但是,观众看到了安然的舅舅,连六岁孩子都瞧不上的“不靠谱舅舅。他沉溺于赌桌,半生浪荡,不到20岁做爹,终因不思进取,婚姻只维持五年,妻女和他决裂,女儿成年后以他为耻。年近半百的舅舅,号称要把“弟弟当儿子养,转身就带着六岁的孩子混迹赌场。他不坏,甚至他某些时候代替了安然冷漠且缺席的父亲,给了她父爱的错觉。但他毫无疑问是烂泥扶不上墙的混子。不难想象,一个条件因陋就简的普通家庭怎样“供养出这样一个不肖子,而安然的母亲,无论婚前或婚后,含辛茹苦地担着“照顾弟弟的责任。

安然母亲的“生前事是一个留给想象的黑洞,安然的姑妈是真正触目惊心的那个“姐姐,她怀着不甘度过了为弟弟任劳任怨的大半生家里只能供一个学生,于是弟弟读中专,姐姐辍学;姐姐才到莫斯科打拼,弟弟结婚生女,家里让她回去带孩子;弟弟不喜欢的女儿,姐姐带大;弟弟意外死亡,葬礼现场忙前忙后的是姐姐;弟弟留下的儿子,家里一地鸡毛,姐姐来收拾……这是我们在社交网络故事里见过的一辈又一辈的“姐姐,她们善良,盲目,有时候为着糊涂的“爱做着伤己伤人的事而不自知。她们在持续“被迫奉献的规训下,“自我牺牲成了身体的应激反应,甚至以为“母职是理所应当的。在葬礼过后,姑妈反复对安然说着“长姐如母“你眼下唯一要紧的事是把弟弟带好。

安然虽然悲惨地遭受父亲多年冷暴力,但她毕竟在“独生女的既成事实中长大,带着这一代人的锋芒,她对家族内部的男权话术是警惕的,并且从一开始就剧烈地反抗。在性别议题的层面,姑妈才是被忽视、被压制、被伤害的“姐姐。《我的姐姐》的情感能量,很大一部分集中于姑妈,女性编剧和导演的创作方向,绕开了诉苦的陷阱,姑妈既是迷信于“女性奉献的受害者,但看似麻木的她最终也是那个顽固系统里松动的螺丝钉,是她在一番将心比心的交流之后,给了安然决定性的勇气和决断力。姑妈流泪说出“套娃又不是一定要套在一起,这句台词在那个情境里是高度象征性的,也是影片的高光时刻,这是一个女性通过自身原发的力量获得精神自由的时刻。按照流行的观点,姑妈这样的人物是需要被唤醒、被启蒙的,而《我的姐姐》却谨慎地回避了所谓的智识优越,呈现了某种真实且有力量的“朴素的苏醒,曾经受难的女性自发突破蒙蔽内心的乌云,并且,这份自主、自由的意识转向对同性的友爱和良性助力。

“为了弟弟的姐姐们,她们的故事需要被讲述,但安然和母亲、和姑妈是不同的,她的痛苦和困境不是因为“奉献,而是,即便做一个义无反顾的新时代女性,也不意味着她可以豁免于伦理选择中的情感痛苦。如果上几辈女性的牺牲和受难是痛苦的,那么,被陋习定义的“自私的女性,并不能无所负担地做无情真豪杰。

严格说,《我的姐姐》不是一部特别成熟的作品,剧作中作者刻意为之的痕迹是不少的,尤其是,编剧几乎是给女主角安排了一个“不幸中万幸的情境。弟弟让她措手不及,虽然一大家子亲戚觉得“该她养弟弟,但是能对她制造事实压力的,一个都没有;养还是不养,从头到尾决定权一直在她;对比弱得毫无生存能力的弟弟,她反而是拥有部分经济自由的一方;在安排弟弟的领养事宜和卖学区房的过程中,她没有正面遭遇家族男性成员实质性的阻挠。在这样一个没有正面遭遇性别挤压的环境里,安然的意志始终强悍且坚定,她激烈地反抗着世俗强加给她的道义负担;她的痛苦,当然有流言蜚语和“他人的目光制造的感情困扰和负累,但根源是她内心自发的姑且不谈和幼弟生疏的亲情,只以她的能力,确实不足以支撑姐弟两人正常的生活,无论求助于机构还是进入领养流程,她的选择合法合理,她个人却难以停止对一个六岁孩子的恻隐之心;隔着和父母的恩怨,弟弟很大程度是无辜的,安然和弟弟之间,温情是有的,真情也是有的,但这点情分面对养育一个孩子的巨大负担,太无力了。

类似的困境,在多兰的电影《我的妈妈》里也曾出现过,一个母亲在痛苦的生活和抉择后,把严重双向情感障碍的儿子送进了特殊少年机构,“我爱你,但在现实的困境中,我的爱力不从心。是不是母亲、姐姐和女儿,更容易被亲情和爱所绑架?也许是的,但是在女性争取“我是我自己的的奋斗中,性别之外或与性别并生的伦理困境,并不是能轻易丢弃的包袱,很多时候,所谓的开放结局,也只是带着残缺和痛苦往前走。

0
南阳新优媒 中国商会新闻网 中心热点 众筹晴雨网 南阳短视频制作 优媒问答社区 光彩商圈 海内青年网 河南在线 广东财富日报 华南商业网 华中资讯网 风讯财经 搜狐中文网 新讯财商网 凤凰资讯在线 中原商讯网 和讯财经网 网易财经周报 华夏资讯网 商海中国网 人民商海网 新华国际网 央视新媒网 九州经济网 神州新闻网 光明中土网 环球资讯网 办公资讯网 智能合约开发 湖南英语特色学校 文津教育科技集团 南方财贸在线 信讯网 大邦网 中汉网 百创网 广创网 汉光网 海天网 三九头条网 DMOZ目录 分类目录 开放分类目录 目录网 站长目录 第一目录网 分类目录 网站目录 分类导航 商会资讯网 办公资讯网 懒人导航网 分类目录 网站目录大全 超级外链吧 领尔网站目录 中旺网站目录 聚站网 0793目录 99网站目录 网站分类目录 名站在线 站长目录网 网站收录